返回
朗读
暂停
书签

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

亮度:
关灯
护眼
字体:
语速:

第一章 帮大师姐搞事情
    白云山,齐云峰,一间木屋里面。

    杨真融合完记忆,一脸呆滞的哀嚎一声:“资质最低?这还怎么修真,修你妹的真啊?”

    一觉醒来,杨真来到了一个叫做幽州大陆的修真世界,却是一个上元宗资质最低的废柴,就像是有人告诉他中了一百万大奖,还没高兴呢,这人又告诉他不好意思,我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盆子冷水泼下来,浇了杨真一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正在杨真心死如灰的时候,他身上忽然爆发出一团七彩霞光,好似有无尽天道洪唱响彻在耳边,无数的气流向着杨真身上灌注而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杨真觉得他面前的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,身体轻盈恍若融入天地,耳目清亮好似看透世间本源,就连一呼一吸都如同暗合天地大道。

    一个属性面板在杨真眼前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根骨:SSSSSSSSSR+

    悟性:SSSSSSSSSR+

    耐力:SSSSSSSSSR+

    灵觉:SSSSSSSSSR+

    一直到面板消失,杨真还没有反应过来,喃喃自语:“这下吊炸天了!”

    根骨彰显天赋,悟性决定参道,耐力影响修行,灵觉代表潜力。

    幽州大陆上修士四项资质,杨真全都爆表了,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,万年来……只有杨真一个人!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推开,一个身穿白色长衣的年轻女子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不施粉黛,月眉杏目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雅致,嘤檀口香如红嫣花一样让人流连,莲步款款带着担忧的神色,来到杨真面前,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师弟,又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杨真看着面前一身古装头发束成惊鹄髻的年轻女子,知道她是上元宗的大师姐柳若凝,凝元期三重修为,而自己,正是上元宗长月真人最小的一个弟子,刚刚突破凝元期一重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没事吧?”柳若凝见杨真发呆,脸上的担忧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如此拼命的,即便你没日没夜的修炼,也不是那段浪才的对手,我……我终究还是要嫁到侍剑门的。”

    杨真融合了记忆之后,知道这件事,侍剑门门主带着段浪才向上元宗提亲,许下了上元宗难以拒绝的好处,而他之所以能够穿越,正是杨真这笨蛋为了帮助大师姐,修炼太过冒进导致功法反噬而亡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真的甘心嫁给那个人渣?”

    关于段浪才的传言,整个幽州的人都知道,这犊子不仅生性阴险,还总喜欢糟蹋女人,没有任何女人愿意招惹这混蛋。

    柳若凝苦笑一声,眼底闪过一丝绝望,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不甘心又能怎样?跟你说也说不清楚,算了,既然你没事,就好生修炼吧,师姐的事,是宗门的决定,除非我能在十天后亲手击败段浪才,否则这件事情绝无回转余地,可……他现在已经是凝元期九重境界了,又修炼了地级武技,我哪里能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凝元期九重境界,地级武技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两点,柳若凝无论怎么努力,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柳若凝转身离开,走到门口的时候,声音幽幽传来:“苍莽成尘几万秋,皇道仙路一生愁,师弟你记住,只有自己强大起来,才能在漫漫修仙路中掌控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地级武技吗?

    柳若凝走了之后,杨真坐在竹榻上皱眉苦思,忽然想到了柳若凝修炼的黄级高阶武技,风雷剑!

    黄级和地级差了整整两个等级,虽然都是凡品功法武技,可差距也绝不是一个高阶就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天地玄黄四个级别的功法武技,都属于凡品,可即便是凡品,整个上元宗都找不出一种地级武技来,更不要说比地级还要高一个等级的天级了。

    杨真也修炼过风雷剑,只不过他资质愚钝,到现在都没有掌握其中真髓,可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风雷剑的修炼方法。

    刚刚想到风雷剑的时候,杨真脑子里就轰的一阵嗡鸣,出现了一部更加玄奥深邃的功法,大衍风雷剑!

    这是!

    杨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    大衍风雷剑,和风雷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就好象在风雷剑的基础上,提升了数倍的威力的结果。

    让杨真震惊的是,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功法,而且这种功法是……天级!

    天级功法,别说上元宗没有,就是一直以来稳稳压制上元宗一头的侍剑门,也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杨真心里高兴起来,急忙起身向外走去,随手把竹榻上的长剑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风雷剑只不过是黄级功法,杨真修炼了半年都没有掌握真髓,可是杨真此时能感觉到,他已经彻底掌握了大衍风雷剑,甚至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也是资质爆表带来的好处?

    杨真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试一试,如果真的如此,那就厉害了。

    上元宗一共有三座山峰,杨真所在的山峰名叫长月,是长月真人座下弟子修炼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长月峰最高处,有一个平台,那里常年罡风如刀,门下弟子平日里没人会去。

    来到长月平台的时候,杨真忽然一愣,罡风凛冽之中,一个倔强的白色身影舞动长剑,如雷似电,衣袂偏偏,美不胜收,正是大师姐柳若凝。

    突然,柳若凝一声闷哼,身影踉跄之下跌坐在地上,绝望的喃喃自语:“还是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柳若凝忽然站起身来,萧条的如同绝望之人,莲步平缓来到平台边缘。

    再往前一步,就是万丈悬崖。

    “师尊,徒儿不孝,纵使身死道消,也不会嫁给段浪才那个声名狼藉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眼看柳若凝就要纵身一跃,杨真急忙站出来喊道:“师姐且慢!”

    柳若凝浑身一震,转身看到杨真,苦涩说道:“师弟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杨真走到柳若凝身边,一言不发的看着柳若凝。

    柳若凝被杨真冷峻的目光看的有些局促不安,疑惑的看着杨真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啊!师弟你……”

    杨真一巴掌拍在柳若凝的屁股上,瞪着眼睛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,打不过就去死?”

    柳若凝受惊之下后退两步,玉容通红如霞,眼里却尽是绝望之色,凄然说道:“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杨真一瞪眼:“当然是搞事情,搞得越大越好,我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