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朗读
暂停
书签

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

亮度:
关灯
护眼
字体:
语速:

第1306章 帝冢爆发,天地胎息!
    乱了,全乱了。

    贱猫这混蛋突然来这么一出,本来就蠢蠢欲动的诸多修士纷纷下意识冲进了血月之中。

    进来容易,想要抵抗那种血丝就有点困难了,一时间人仰马翻,各种飙血。

    这些人之中,魔修不在少数,齐齐向着尊主疏崖冲去,看的杨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杨真忽然心头一凛,转头看去,正好看到陈啸天脸上阴鸠的表情。

    轰——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,陈啸天身上骤然间爆发出一团血雾,一条条肉眼可见的血色丝线,以陈啸天为中心,向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出,眨眼间便链接到了诸多魔修身上。

    那些血色丝线刚刚触碰到身上,诸多魔修纷纷惨叫一声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,眨眼间双目便失去了焦距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嗡——!

    天地动荡,血气如海,一股股狂暴的气浪从陈啸天身上爆发开来,恍若汪洋大海一般,将周围众人吹得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那些还在半空中挣扎的道修,脸上齐齐露出骇然的神色,拼命的以狗刨的姿态向着周围跑刨去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谁还在乎自己的姿态是不是好看?

    陈啸天哈哈大笑,脸上满是疯狂的神色,盯着一群道修说道:“这个时候了,就别想在逃走了,本尊最看不惯你们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,无利不起早,既然如此贪婪,便为本尊提供一部分力量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那血色海浪蓦的迎风暴涨,竟然传来一阵阵潮汐的声响,眨眼将无数的道修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股股爆裂的声音传来,那些道修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便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一旁的贱猫看的心惊肉跳,说道:“妈的,本尊就知道这老东西有这种逆天的法门,还好将他诱发了出来,不然用在杨小子身上,那还了得?”

    九龙圣尊瞪了贱猫一眼,说道:“用在杨真身上,那也不过是杨真一个人的力量,你现在阴了这么多人,杨真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贱猫顿时不敢了,瞪着眼睛说道:“怎么叫本尊阴了这么多人呢?你知不知道这种手段的恐怖之处?一旦杨小子被那种血象沾染,不抽干身体最后一丝真元的话,就别想挣脱,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了,此消彼长之下,杨小子就是有通天的手段,到时候也是玩完。”

    九龙圣尊倒吸一口气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,显然低估了陈啸天的手段,沉声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贱猫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看看疏崖脸上的表情,如今这个情况,只能看杨小子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九龙圣尊心头一动,向着疏崖看去,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疏崖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,显然他是明白尊主陈啸天这种手段有多恐怖的。

    果然,血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当漫天血丝消失的时候,陈啸天已经能够在血月之中自有行走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陈啸天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,杨真脸上露出懵逼的神色,喃喃自语:“挖草,这次又玩大了,老乡,萍水相逢,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?”

    陈啸天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,说道:“好啊,只要你告诉本尊,你是如何摆脱血月的,老夫便找个地方和你把酒言欢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个鬼,你这糟老头子坏滴很,你怎么不告诉本尊,你是怎么摆脱血月的?”杨真瞪了陈啸天一眼,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陈啸天哈哈大笑,说道:“告诉你又何妨,这是本尊的一种练血术,将身上的气血炼化进别人的体内,然后抽取为己用,利用这种手段,本尊已经活了几万年,你若是想学的话,本尊倒是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杨真惊疑不定的看着陈啸天,哦哟一声,说道:“原来是活了几万年的前辈,失敬失敬,那我也告诉你我是如何摆脱血月的吧。”

    陈啸天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,盯着杨真说道:“你当真肯说?”

    杨真摆了摆手,说道:“看你说的,你这么实在一个老头,我也不能太过小气不是?附耳过来!”

    说着,杨真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有人之后,做出一副要说的姿态。

    陈啸天皱了皱眉,将身体凑了过去,却迟迟听不到杨真说话,冷哼一声,盯着杨真说道:“你应该清楚,耍本尊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杨真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,一动不动,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陈啸天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,稍微离开杨真一步距离,盯着杨真说道:“你在耍什么花招?”

    杨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账,你再不说话,本尊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杨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杨真脸上的笑容,陈啸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忽然脸色一变,一拳向着杨真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杨真用灿烂的笑脸迎接了陈啸天的一拳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一拳穿过杨真的脸,整个杨真像是一个泡沫般破裂开来,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影分身!

    “挖草,精彩!”贱猫一蹦三尺高,怪叫一声,脸上满是佩服的神色。

    九龙圣尊脸上满是错愕,诧异的问道:“什么时候离开了?”

    贱猫摆了摆手,说道:“在意这么多细节干什么,快看,这糟老头子脸上的表情太精彩了,好看好看。”

    陈啸天被杨真当着无数人的面再次戏耍了一遍,脸上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让老夫找到你,否则定会将你的神魂抽离出来,炼化一万年!”

    轰——!

    恐怖的巨响在山谷内响起,巨大的山峰忽然爆裂开来,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将周围的一切都掀飞出去,半空中的血月,忽然幻化成了无数星光,向着周围散落开来。

    无数修士脸色惨变,急忙向着周围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愣在原地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的人,触碰到漫天的星光之后,顿时哀嚎一声,连脚都没有抬起来,便化成了一堆血水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响声响彻整个天地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心脏恢复了跳动,牵扯了所有人的心跳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第二声心跳传来,整个天地,好像都在这一刻凝滞起来。

    无数人的脸色变得骇然,就连陈啸天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,盯着爆裂开来的山峰,冷哼一声,纵身向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类似心脏的跳动声越来越频繁,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跟着跳动起来,没多久便连频率都一样了。

    无数人哀嚎连连,拼命的向外冲去,然而更多的人却一脸疯狂的和陈啸天一样,向着爆裂开来的山峰窜去。

    大帝的气息,蓦的爆发开来。